抗疫日志:小汤山病房里的轮值“妈妈”

我是胡霖,南京市儿童医院支援南京公卫中心医疗队护士。

2021年7月31日中午,接到收治病人电话,被告知要接收一名2岁的宝宝。来不及多想什么,我们立马下楼接病人。原以为是家人抱着孩子来,见面才被告知孩子父母都在隔离,来这的只有孩子一人。小小的他被抱着,眼睛里挂着泪水,那一刻,有些心疼。

疫情之下,最难过的是孩子被感染,在最需要父母陪伴的时候,身边只有一群陌生的叔叔阿姨。作为一名母亲,一时间有些泪目。很快平复了心情,告诉自己:照顾好他,做好他的临时妈妈。

抱着他回到病区,可能是因为来到陌生的环境,他一个劲的哭着找妈妈,又或许还因为害怕,不敢放声哭。病区里所有的同仁们都心疼坏了,轮番上阵哄他。还好,有着儿科和育儿经验的我们很快让孩子接受了,并主动拿出手上唯一的玩具给我们。那一刻,疲惫的心都被融化了。

面对这样的幼儿,作为医护人员面临的压力更大,要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24小时照顾护理他,还要安抚他的情绪,避免给幼小的心灵留下阴影,这是个不小的挑战。喂奶喂饭、换尿不湿、哄睡、洗澡,一切原本是爸爸妈妈做的事,现在由我们来完成。很快,大家就排好了班,确定了24小时的陪护计划,一群轮值妈妈就这样上岗了。

换班后,还是会忍不住掏出手机,看着群里发的消息。看到同事们纷纷拿出自己的各种收藏,有棒棒糖,饼干来哄孩子,一股暖流缓缓流过心里。

我是甘聪,南京市儿童医院支援南京公卫中心医疗队的呼吸科医生。

来到小汤山,我进入了儿科隔离病区,面对一张张稚嫩的小脸和满脸焦虑的父母,我耐心地和他们交流,除了提供治疗、沟通病情,还需要从心理上打消小朋友的恐惧和父母的担忧。所以棒棒糖成了我的秘密武器,一边和小朋友们打成一片,一边耐心宽慰家长。也许是儿科医生本身具备的温柔和耐心,小朋友们总会对我笑逐颜开,即使是他们最恐惧的采集咽拭子,一阵小哭闹后也能很快哄开心。

记得在小汤山的第一个夜班,接收了一位3岁小朋友。夜幕中小小的身躯裹着大大的防护服和防护面屏,每走一步都担心她要绊倒。陪同前来的爷爷年纪大,还拎着行李袋,我便赶紧上前蹲下去和小女孩打招呼。原本还担心小朋友会害怕我,没想到她非常乖巧可爱,简单地几句聊天中,她奶声奶气地告诉我她叫小可,今年3岁了。我抱着她前往6楼的儿科病房,她乖乖地趴在我肩上,软糯的小手紧紧抱住我。当我处理完医嘱、写好病程后再去看她,她已经安静地进入梦乡。在隔离病房,虽然隔着厚重的防护服,但是每个人的心都是紧紧挨着在一起,在这里,更多的是陪伴和鼓励,关爱和希望。

8月5日,病房里的轮值“妈妈”们为3个小朋友举办了一场特殊的生日会,“妈妈”们提前在病房里精心布置了生日场景,并为孩子们准备了蛋糕和生日礼物,孩子们都非常开心。让孩子们即便是在病房里,也能开心地过上生日,感受到快乐和温暖!

在“小汤山”的儿科病房里,还有更多的轮值妈妈,她们用专业的诊疗技术治愈着每一位孩子,用自己的爱心温暖着每一位孩子,相信她们定能携手共进,早日战胜疫情。

记者 祖名 孙昕

毛某宁隐瞒行程引发扬州疫情扩散,已被公安刑拘立案

责任编辑:

文章来源: http://www.cqjingniu.com/zaojiao/455111.html

标签:收治病人疫情病房小朋友父母妈妈孩子日志轮值儿科小汤山